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文化 娱乐 图片 视频 全国

热剧

旗下栏目: 明星 综艺 热剧 电影

《一百年很长吗》剧集版分集剧情介绍

来源:中东网 作者:许梦圆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4-24
摘要:第一集 黄忠坚,是蔡李佛拳五传弟子夏汉广师傅的学徒,在鸿胜馆练习蔡李佛拳,这个年轻人对生活有着崇高的理想,现实中却只是一个小小的包工头,这个晚上,他和女朋友雪菲展开了一场关于礼金的沉重却又幽默的谈话。 74岁的沈佰和是绍兴东浦的酿酒大师,做酒
  第一集
  黄忠坚,是蔡李佛拳五传弟子夏汉广师傅的学徒,在鸿胜馆练习蔡李佛拳,这个年轻人对生活有着崇高的理想,现实中却只是一个小小的包工头,这个晚上,他和女朋友雪菲展开了一场关于礼金的沉重却又幽默的谈话。
  74岁的沈佰和是绍兴东浦的“酿酒大师”,做酒时他是个独行侠,但一个人也有着独特的幽默感。他收旧坛子时和老居民斗智斗勇,收完坛子,一个人在自家院子里露缸,修补旧坛子,去正在拆迁的废墟里捡些木板,自己做装酒的坛子,一个人就活成了一只队伍。
  翁景钟和苏瑞凤是百年翁记卤肉饭第三代传人,他们的三个女儿是第四代。双胞胎姐妹十八岁就回家里帮手,大姐是五星级酒店出身,家中形成了父母和双胞胎姐妹的保守派、大姐和姐夫的创新派,双方因经营理念常常产生不少矛盾。
  第二集
  休息日,翁记双胞胎去做美甲,顺便吐槽大姐和客人;而大姐还在为她的创新计划四下奔走。家里,妈妈翻出了她和丈夫翁景钟的结婚证,回忆起当初女儿为他们补办的婚礼;在家庭大聚会上,爸爸抹着眼泪向妈妈深情告白。
  老沈要做香雪酒了,第一步是蒸米,沈佰和的小儿子和大哥来帮忙,五一后,老沈又到二哥家吊烧白酒。又跟老婆吵架了,老沈赌气自己住到了做酒老屋,顺便夜里查看酒精发酵程度。
  黄忠坚去找师傅开小灶,但不太顺利,他和雪菲鼓起勇气去找雪菲的父母商量结婚,也遭到了坚决反对。黄忠坚独自找到雪菲的父亲,向他郑重承诺对女儿的未来负责,艰难的等待后,准岳母决定要见他。
  第三集
  72岁的李兆霖,至今已做了55年的琵琶。从背板开始,李师傅开始用一块放了二十多年的大红酸枝做琵琶。北京的中阮演奏家芦星来修完琴后,老李接孙女放学去学琵琶。
  冬天到了,沈佰和开始为做加饭酒做准备。清明节过后,老沈带着他的榨酒机器到温州陈老板的工厂里继续完成香雪酒的制作。因为陈老板派来的助手不专业,老沈全程都很嫌弃。
  黄忠坚小两口进入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买了车、拍了婚纱照,在咖啡馆和岳母见了面。黄忠坚一鼓作气,到自清道光年间就开业的“黎家狮”订做了一个狮头。
  第四集
  举世闻名的敦煌石窟,有一位中国文物修复界泰斗级的人物李云鹤。85岁的李云鹤在文物保护上做出了很多开创性的贡献,莫高窟的唐代特级洞窟220窟就是一个典型例子。下班后,他会在河边组织团队吃敦煌本地的手抓羊肉改善生活。因为一家三代都从事壁画修复工作,李云鹤在家吃饭时也会一直进行学术交流。
  李兆霖每周会去亲戚开的乐器店帮一天忙,每到这天乐器店就成了老同事的茶话会。回到家后,老李继续做大红酸枝琵琶的内膛和面板。25年前,民族乐器爱好者王厂长买了当时李兆霖最好的琵琶,由于使用多年有所损耗,王厂长来返修。
  黄忠坚小两口到民政局领了证。刚领完证,黄忠坚就向雪菲提起正式拜师夏师傅的想法。晚上,夫妻二人一起到鸿胜馆练拳。
  第五集
  孙子李晓洋正在河北毗卢寺从事修复项目,李云鹤来毗卢寺检查工作。毗卢寺博物院院长找到李云鹤,希望他能复原一块95年被盗壁画的碎片。通过鉴别和比对,碎片的位置最终找到了,可李云鹤觉得意犹未尽。
  李兆霖修好了王厂长的琵琶,手中的大红酸枝琵琶也进入收尾。制作完毕,老李弹奏了一曲,这是试琴,也是与琴告别。
  黄忠坚小两口正兴致勃勃地筹备婚礼,却检查出未出生的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病,黄忠坚到工地独自消化。晚上,夫妻二人在家彻夜长谈,是否生下这个孩子,他们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
  第六集
  66岁的阿合提是冲乎尔乡远近闻名的做马鞍子的好手,铁匠阿山刚来家里修完马鞍子,阿合提就马不停蹄地去买皮子、教孙子做马鞍。开斋节前,阿合提带着老伴一起去买过开斋节要用的糖果饼干。六月份,转场的日子到了,今年阿合提和大侄子一起走这一趟。晚上在宿营点,大侄子聊起了生活的烦恼,老爷子提议唱首歌。
  长白山敦化林区的松子熟了,28岁的乔龙和父亲上山打松子。山林里,总会遇到一些问题,可乔龙总能一一解决。夜晚回到乡下的家,和城里的女儿、妻子视频一会儿,就是这个年轻人一天当中最幸福的时刻。
  黄忠坚小两口最终决定把孩子生下来。周末,黄忠坚回到了肇庆太平围的老家,成立了狮队,借村里祠堂教小孩打拳、打鼓、舞狮。回到佛山后,雪菲即将生产,住进了医院,黄忠坚的责任心越来越强。
  第七集
  在香港,有为神功戏搭戏棚的搭棚师,人称光叔的陈煜光在柱子上工作了35年,家里已是五代搭棚。大学生阿艺是光叔带的徒弟之一,但他总与其他人格格不入,他总在寻找自由的定义。另一个搭棚的年轻人小鹏则与他截然相反,他能和其他搭棚师打成一片。
  十一月份,阿勒泰的冬天到了。走马的小儿子叶尔波拉提回来了,阿合提一家可以一起做马鞍子。五年前因为小儿子结婚,阿合提欠下了一笔债,债主上门要债,声称不还钱就会把牛牵走。小女儿生日到了,尽管家里只有两只羊,叶尔波拉提也杀了一只为女儿庆生。
  生产前夕,雪菲做了一个好笑又神秘的梦,黄忠坚到病房安慰他。因为先天性心脏病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孩子刚出生就被推进了心脏监护中心,黄忠坚有些撑不住了,这次,是雪菲安慰了他。经过心脏手术,孩子终于出院了,新晋父母没经验,把孩子接回家后手忙脚乱。
  第八集
  四川省岳池县顾县镇,河坝街的一座危房内,住着91岁的刻章老者陈功完,他和老伴在此过着清贫的生活。老两口十分恩爱,因为年纪大造成的耳背和健忘,在老两口这儿却是生活的乐趣。赶场的日子,陈老爷子会到百年历史的茶馆和卖草药的老何聊天,谈到如今几乎没有人刻章买药,他们觉得自己正在失业。
  香港,光叔的班子正在搭建东涌侯王宫旁边的戏棚。为了追求自由的答案,阿艺选择到泰国短期出家。回到香港后,阿艺发现佛法的教法和戏棚大师傅的话竟然不谋而合。
  夏天,叶尔波拉提到喀纳斯走马。一月份,“雾凇节”开始了,阿合提去看孙子叶莱赛马。得知阿合提弟弟哈斯木的儿子患了尿毒症,叶尔波拉提毅然决定为他捐肾。叶尔波拉提的老婆沙拉控诉一家人对她隐瞒捐肾的事而要求离婚,但发现小女儿发烧,沙拉立刻把气愤都跑到了脑后,夫妻连夜带女儿去诊所打针。
  第九集
  佛山,黄钟坚和雪菲在肇庆太平围老家举办了婚礼,黄忠坚正式拜夏汉广为师。新疆,雾凇节上,阿合提卖出了年度最大的订单,他找到了离家出走的大儿子叶尔兰,二人一起回家赶马鞍,而小儿子叶尔波拉提也去了医院配型。台湾,城隍爷的生日绕境特意经过翁记新店,全家人一起为翁记祈福。绍兴,独行侠沈佰和终于回家吃饭了。香港,短期出家后的阿艺不再去工地搭棚,而找了份农场的工作;苏州,李兆霖回到了乐器厂参加老同事的聚会。
责任编辑:许梦圆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文化 | 娱乐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5 中东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080369号-1 技术支持:中东网

电脑版 | 移动版